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2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老人院時間(八)打賞

這家老人院交通極方便。和大部份私營安老院一樣,它設在某些大廈一、二樓;位處底層,沒甚街境可言,窗戶平常緊閉,內裡散發著漂白水混了屎尿的氣味。不知道甚麼叫暮氣的,隨便跑進一家安老院,最好是私營的,自然一清二楚。

論吃,長輩奄尖腥悶比我更甚,常批評我吃得不講究,太求其。老人院的食用她有時碰也不碰,一來不太對她胃口,重病也令她吃不下。廚師不知就裡,忍不住問她他煮的食物是不是很難吃。平日,她的親人、教友會給她送湯送食物到老人院。我週末會買她指定的食物送餐。她吃得當然不多,大部份還是我吃掉。

長輩的私事我從來不理,只知道某些原因令她身邊只有很少現金,而這跟她的財務狀況是完全無關的。有天,我去老人院送餐,她說全身只有幾蚊雞!我借了幾百元給她傍身。

過了一個星期,我問她錢花光沒有,她說只餘幾十元。錢花到哪裡呢?

原來,她暗地裡向老人院護理員、amah等職員派打賞。她說:“你知不知道這裡一條蕉值一百元?”老人院每天都派水果給老人。行動自如的,當然很容易吃到水果。她臥床養病,從不出大廳,根本不會知道有水果吃。

職員愛理不理,她也面皮薄不想求人,試過半夜用紙尿片大小解後,等了一兩小時才敢出聲找人換尿片(等到有職員來的時候,又已過了一兩小時)。一天,她想出派打賞一招:負責她睡房(其實不是房,partition而已)附近的護理員,態度不太差的,每人派一百元,日夜更如是。她說派錢後,由沒人理睬,變成稱呼她“靚姐”(一個核突到不能的稱呼);她嘔吐,馬上有人斟茶遞水,還送上香蕉一條。眾人嘴臉,即使從前不至於西口西面,現在也至少一百五十度改變,蓮子蓉咁面口。

聽到這裡,我已禁不住當場屌了出來,無名火起。長輩說我不懂世故,買上不如買下。不能說她不對。她用有限的錢,換來的待遇好多了。但我看不起這些收錢後烚熟狗頭的生物,為何這樣對一個風燭殘年的重症病人?我當然知道這些護理員的人工不會高。這也不足以justify收錢。只好說一個願打一個願捱。我有些驚奇怎麼以前我從來不知道有收片派片這回事,也深深慶幸我請了工人阿四,到老人院打點一切。這是我最英明神武的決定。如果長期臥床,家人不常來,沒有工人,住的又是私營安老院,可以想像最劣情況有幾折墮。大型慈善機構(如仁濟)辦的老人院,別說收片,過年時連紅包也不准收。

長輩堅持她的派錢政策,臨走時,我唯有再借她幾百元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