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台灣行之一 ~ 最潦倒的一天

這次旅行的大概情況如下(以住宿計):台北→九份→礁溪→瑞穗→墾丁→三地門。第一天在台北的酒店在香港已經訂好,最後一天的民宿有好友幫忙預訂,中間大部份時間都是邊走邊找。在礁溪留宿當天是星期六。我們星期天起床後去了跑馬古道和五峰旗,然後去了老爺大酒店吃自助午餐。

礁溪和瑞穗車程接近兩個半小時,去到瑞穗時已經差不多五時半。那天是雨天,五時半的瑞穗天色已差不多完全入黑。我們沒有預訂住宿,就沿著火車站出面的街道找。

先看了一家,房間尚OK,但位處食店廚房後欄,有怪味陣陣,有沒有小強老鼠則不知道。

之後,室友看到有某“旅社”,要進去看看,我看到門面就皺眉頭。上樓看,極度討我厭,地方不是太髒,而是“兜痞”、“噏耷”(總之,衰)。當時下雨,我也累;室友遊說我留宿這家民宿旅館,說雖然環境不漂亮,但不在地下在一樓,店主一家幾口都是正經人模樣,安全應該不成問題,勝過廚房後欄。

我不想再冒雨找下去,就同意留下。

這是我一生中最霉dum墮的一天。

我最最最窮的時候,也沒有住過這種鬼地方。

計劃不周全,時間掌握不好;這家旅店沒有騙我,它擺明就是如此樣衰核突,怪不得人。晚上為了減少留在房間的時間,唯有跑出去逛超市。


打開房門,外面像鬼屋。我看過其他房間,不是同等衰格,就是更小、更衰格,除了一間。離奇地,那房間裡面裝修簡潔明亮,也很大。問老闆娘可不可以轉租這間,她說已有人訂了,十時多就會到達。這離奇房最後整晚亮燈,門被鎖上,裡面完全沒有聲音,也沒有活人活動跡象。

鬼地方的花灑失效,地上有大盤一隻,水殼一隻。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使用這些器具清潔某些部位。


晚上睡覺時,被子傳來陣陣十年沒人蓋過的氣味,我根本不可能入睡。我像被點穴般把雙手放在胃部上(遺體常見姿勢),沒多久雙臂便麻了。我這才發現,原來屍體好像很安詳的模樣一點都不舒服。

我後來迷迷糊糊睡著,加起來應該睡了三小時左右。捱到早上,看到鏡中的我,口腫臉腫,西口西面,我當下面色更黑。距離我跟好友會面的時間已不多,這麼醜怎能見人⋯⋯這種事想也想不來,還是換衫馬上逃離這鬼地方。


就在這時候,我發現窗外並非漆黑一片,而是簷篷(之前一晚只見窗門完全漆黑,根本沒有細想外面是甚麼);廁所的窗也沒有窗簾。理論上,係做撚左floorshow,只差有沒有觀眾而已。


自進入“鬼地方”後,我和室友馬上找資料,準備第二天的住宿(“鬼地方”這類鬼地方竟也有旅遊單張提供)。我們拿著單張,找到一家瑞穗牧場附近的溫泉民宿,不知這算不算吃屎吃著豆。


捱過這一劫,我比從前更討厭捱苦。不要告訴我這世界有更差的住宿、更苛刻的環境。這是精神自瀆。誰不知一山還有一山低? I just don't give a shit.

好,衰野講完,接下來的都是好人、好事!

(如果各網友覺得我這篇寫得斷斷續續不成章法,這只是因為我被鬼地方刺激得太厲害而已。)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