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紐西蘭之旅(一)日月無光

朋友High Tea家人居住在紐西蘭,說有人參加過“日月光”旅行團,認為不俗;報名時要指明由老周帶隊。日月光是一家專門做華人生意的公司,報紙廣告稱老周為名牌導遊,說他風趣幽默。我們報了星期一出發的團,一人團費連Auckland往返Christchurch機票共NZ$1,280,包所有食宿。

出發前,我跟日月光的聯繫全是電郵。日月光收到我從香港匯出的費用後,經我兩次電郵才回覆已經收妥,但正式收據依舊欠奉。

到我差不多要離開香港時,日月光都沒有通知我往返Christchurch內陸航班編號和時間,遑論e-ticket。我電郵日月光,才有人告訴我航班編號和起飛時間,但依舊沒有e-ticket。是High Tea在紐西蘭打電話兇日月光時,他們才承諾十分鐘內把e-ticket e-mail給我。當時我想:這公司做事賴七賴八。

到了三月底,我們飛到Christchurch。來接機的老周,是個微胖的五十多歲男子。當時抵達Christchurch的人數差不多三十,加上第三天才加入的十名大陸遊客,一團人共三十九人。這位周先生一人兼任司機、領隊、導遊、搬運,認真划算。同行的T老闆大感不妥:若老周途中有甚麼不適,就再沒有旅行社的人照應。再者,南島需要長時間駕駛,耗費精神;身兼司機導遊並不理想。

旅程當中,老周一面駕駛一面介紹風景,說得興起時,不時一手甚或兩手離開駕駛盤。至於風趣幽默,我們四個人可以說是唧(tickle)都唔笑。我們香港廣東話叫這些笑話做爛gag,即硬滑稽爛笑話的意思。他又經常大聲說“寶貝!”“寶貝我愛你!”“我最愛你!”。這類說話,你覺得好就好。

如果以上都不是問題的話,我要入正題:到底日月光衰甚麼。

我最不滿兩點:食物質數和老周態度。

我向來不大參加香港/華人旅行團,因為膳食方面必以中餐為主。少年時代和同學參加過歐洲旅行團,大部份時間吃四流中餐令我大倒胃口。加上十多年前在倫敦旺記吃過一碟鹹過鹹蟲的炒菜,我抗拒在外國吃中餐(L.A.飲茶倒是相當OK)。日月光六日五夜,當中包括五個早餐、六個午餐、五個晚餐。除了酒店提供的continental breakfast、兩餐不知所謂的西餐,和一餐不堪的泰國餐外,其餘全部是中餐。中餐也算,但不入流的中餐不能算。第一天的午餐在Farmer‘s Corner,炒菜同樣是鹹過鹹蟲。之後連續兩晚Queenstown文華樓,我拒絕再吃,自行買漢堡包祭五臟廟。
Mount Cook 那家The Hermitage也是不知所謂。我們每人獲得lasagna 碟頭飯一份。Lasagna也不是問題,但親眼看著職員從焗爐中拿出來都只是微暖就相當靈異!

至於最後一個晚餐就更嘔心。晚餐在Oamaru 的Kingsgate酒店餐廳內食用(這家西酒店日後另文再罵),老周準備了辣油和甚麼老乾媽榨菜給團友。他那天早上請團友選擇吃牛排或魚,又說這家酒店水準不太高(words to this effect),那將會是一餐“不倫不類”的晚餐。我那份牛排從橫切面看到陰陽色,即一半深色一半淺色,兩面所煎的時間明顯不同。另外,那個炒麵不像炒麵的東西,猶如生抽撈麵,難吃得可以。食肆廚藝不濟都可算十惡不赦,糟蹋食物乃嚴重罪行。客人吃完之後嘔吐,或因難吃而棄掉,亦等同糟蹋食物。這純粹是Kingsgate的錯嗎?我倒想問個實際的問題:既然老周/日月光一早知道Kingsgate的食物水準低,需要準備榨菜,明知這一餐不倫不類,為甚麼還繼續安排客人吃九流食物?

最後一天那家九十九流潮州菜館更經典。本人在家數十年來都是吃半碗飯;但那天,我吃了一碗半飯!原因很簡單,餸菜難吃,唯有吃白飯。我已忘記那天吃蒸豆腐還是蒸水蛋,反正上面一層味精,不作嘔算行運。旁邊的山東團友也說怎麼越吃越爛,最後一天理應吃得好一點,讓大家留個好印象。總之,除了第一天晚上有新鮮三文魚外,其餘的午/晚餐不是平平就是令人嘔心。我和T老闆大嘆日日冇啖好食!NZ$1,280,可以想像食水之深。做生意賺錢天經地義,但這個價錢吃碟頭飯和爛透的中餐,加上內陸機乘坐cheap到爆的Jetstar,這樣賺錢有甚麼品?都係同一句,你覺得好就好。我都知道有些人口味獨特,習慣吃中餐就不太接受西菜。雖然我鄙視這些人適應能力低,但生活習慣也怪不得人。與其將就,倒不如旅行團讓客人自行外出吃飯,或由旅行團介紹客人光顧某些食店,然後再抽傭罷了。

欲知後事如何,老周如何不堪,且聽下回分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