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33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老人院時間(四)高超

工人阿四每日去見西照顧少奶和老餅,因此結識了不少出沒見西的人。對面床婆婆的女兒剛巧是我認識的,她每天都派工人Didi照顧阿婆。Didi是印尼人,和阿四同聲同氣。除Didi外,阿四最熟的莫過於潮州婆女兒阿晶。


阿晶是個四十出頭的離婚婦人,獨自帶著兩個兒子,早上做點小生意,賣蔬果雜貨;下午就到見西看潮州婆。潮州婆有好幾個子女,但阿晶的家和檔口就在見西附近,平日探潮州婆的,主要就是阿晶。


阿晶和阿四都是口水多過浪的人,很快就混得很熟。阿晶把最私人、最騎呢的事都巨細無遺的告知阿四,阿四晚上就對我報導一次,遇到不明白的廣東話當然就請教我。


阿晶離婚是因為丈夫有外遇。平日阿晶賣蔬果,會到批發商買新鮮貨。批發檔主是夫妻檔,丈夫上午開檔,下午就輪到太太。阿晶每天去入貨,沒多久就搭上男檔主德哥。


德哥太太下午去了開檔,德哥就回家休息,阿晶就乘機跑到他家裡偷情。她自詡聰明地告訴阿四,乘電梯上樓時會故意到另一層數,然後上/落樓梯繞道去德哥的家,避免閉路電視拍到她出入德哥居住的樓層。(有沒有這麼cheap在人家夫婦的床上偷情?)


阿晶又會帶德哥回自己家偷情。為免兩個兒子發現,阿晶故意開著收音機,意圖遮蓋淫聲浪語(白癡都知道遮蓋不住),兒子都說不喜歡德叔叔做爸爸。


一天晚上,阿四口沫橫飛報導阿晶偷情事件簿時,突然問老媽子:“媽咪媽咪,甚麼叫高超?”


老媽子反了眼,說:“是高潮吧。”


李老闆聽到,當場O嘴。阿四還說,德哥那天有事,不能和阿晶偷情,阿晶慾火焚身,對阿四說某部位很不舒服。阿四一面報導,一面說:“老闆,呢度呀!阿晶指住呢度,話冇得扑野呢度痛呀!”


阿晶把與前夫和德哥的性生活,繪影繪聲告訴阿四,說以前無法享受箇中樂趣,兒子出生後結紮了,現在和德哥不用帶套何等舒服 blah blah blah。有時我湊熱鬧會問阿四,阿晶尋晚又扑左幾多鑊。久而久之,我發覺阿晶的話題三句不離上床。我對阿晶沒甚好感或惡感,見面最多打招呼,交談不超過二十句話。我不干涉阿四結交朋友或男友,總之我警告不要學阿晶的不設防性行為;萬一搞大肚子,不能工作還要我供奉,這等如 take my old life。


一天,阿四必哩巴啦報導阿晶要求德哥和她拍一輯結婚照片,李老闆隨口說:“小心阿晶一天找你一起玩一王兩后”。阿四依譁鬼叫,我又隨口說:“有天德哥玩厭了阿晶,阿晶又不想放手的話,說不定要求你這個好朋友幫她搞搞新意思,留住德哥”。(註)


其實,我是亂發噏風,吹水不抹嘴而已。豈料,阿四這個保守的回教女子,居然怕得要命(曉得怕之前,少不免問清楚甚麼是一王兩后)。此後,她逐漸疏遠阿晶,又開始批評阿晶每日只管上床,照顧潮州婆的時間大不如前。一天,德哥和阿晶一起到見西探潮州婆,買了一份三文治和一杯奶茶給阿四。阿四待他們一離開,把食物飲品通通丟掉。我笑罵阿四難道怕他們下了迷姦水不成。


之後不出幾個月,阿四和阿晶不知怎地鬧意見,由好朋友變成不瞅不睬,一直至阿四離開香港都沒有和好。原本,人家性生活干我底事?!但它卻實實在在為見西暮靄沉沉的氣氛,灑上一把鹽花;給我們送老餅最後一程的那段時間裡,在苦悶中添一點鹹味。


(註)雖說是吹水,這一王兩后卻是有出處的。話說李老闆還在讀書的時候,有個同學的父母離了婚,父親娶了一個夜總會歌手。同學父親是個無女人不歡的人,夜總會歌手怕丈夫出去滾,居然找來一個女性朋友,一起大玩3P。有一天,家裡只有同學弟弟和女性朋友二人。同學弟弟突然一把將女性朋友按在沙發上,讓她動彈不得,然後一屁股坐在她的臉上不停放屁,把她弄哭。少年李老闆聽到這故事,狂笑不止。日後每次想起,仍覺娛樂無窮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