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老人院時間(三)捆綁

以前老餅在老人院的時候,都會這樣笑。笑得很燦爛,像個無憂無慮的兒童。這笑容,是她腦部退化後才出現,和她從前正常時不同。廣東話有所謂的“老人如細蚊”,有些老人的行為像小孩,時而哭,時而笑,甚至扭計大叫。返老還童,在某些人身上恐怕是腦部退化、老人癡呆的病徵。

生老病死,原本不應大驚小怪。不過,病,有時的確是苦難的開始,尤其是病者家人。現實是殘酷的,不管你積極/樂觀/正面對待,甚麽正能量(不知甚麽時候流行起來的新詞語,和積極/樂觀/正面同等令我作嘔)叮叮喳喳都拿出來,現實依舊是現實,不會因為主觀願望而改變。能改變現實的,或許是錢。有錢,可幫助改善生活環境質素。如無力改變/改善環境,請自行調節自己的心境,否則好容易氣死。

發完牢騷,言歸正傳。見西護老院內有一位綠儀婆婆。綠儀沒有甚麽家人,有一名探望她的富婆,有人說她是綠儀親戚,也有人說是綠儀以前打住家工的老闆。我剛開始出沒見西時,綠儀是那裏少數不用吃藥的老人。綠儀行得走得食得,但開始有癡呆症,因為她很少開口說話。即使說話,都是依依喲喲、含含糊糊吐出一些單字。以我所見,有些長者患上癡呆症的前期,行動沒有甚麽問題,但漸漸喪失說話能力和流口水。

綠儀貪吃,愛吃香蕉。我的工人阿四每天去見西照顧少奶和老餅,有時會帶些水果去,邊幹邊吃。帶香蕉的話,就請綠儀吃一條,所以綠儀對阿四很友善,充滿笑容。

見西,乃至一般老人院的所謂房間,都只是利用partition,分隔成一個個cubicle。這些cubicle是沒有門的,可能是為了方便照顧老人,但這代表其他人也能自出自入。綠儀的癡呆症逐漸嚴重。她走進別人的房間,偷吃人家的東西。事情一再發生,見西通知綠儀的富婆親戚/老闆。根據阿四報道,富婆聽罷一臉不屑,罵見西職員沒有給綠儀吃飽,才導致她要偷食物,見西職員當場被罵得一臉屁。

之後,綠儀不只偷吃,她還走到一對夫婦的房間內,蹲下小便。住在該房間的太太不良於行,但她丈夫就追打綠儀。

綠儀多次偷人家食物和隨地放下幾両,老人院最初給她穿上尿布。老人院職員是不會時時刻刻盯著她的,她依舊拿起別人的食物就放進嘴巴。她的富婆親戚/老闆又只是間中出現,為免她再次鬧事,見西的職員給她穿上‘約束衣’,把她‘固定’在椅子上。換句話說,他們把綠儀綁在椅子上罰坐。

老人的機能只會退化,不會一天醒來突然能跑馬拉松。要防止/減慢機能退化,就要保持活動。每日被綁多小時的綠儀,由會行會走,漸漸步履蹣跚,最後再不能走路。

從前,老餅就經常用手企圖把胃喉拔出來。阿四在老人院時,還可以盯著她。阿四回家後,老人院的人就會用約束帶,把她雙手綁在鐵床兩旁的鐵欄。她死命想掙脫,弄得前臂一大片瘀黑。

一個癡呆的老人,神智不清地騷擾了其他人;為了不讓她再騷擾人,就把她綁起來。這是十分恐怖的事。但恐怖的事情,就在周遭,而且經常發生。請到醫院或其他老人院看看,被綁的老人多得很。雖說是為了防止老人跌傷或做出傷害自己的事,但是,看著這些風燭殘年、神智不清的人,插著胃喉,被逼不自然生存,並且康復無望,更綁手綁腳。

一個人的尊嚴,還剩下多少?
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