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Placebo live in Hong Kong (3 August 2009)

昨天的Placebo演唱會在九龍會展是Star Hall舉行,我買的是站立位,下班便馬上出發,到達時已經有約一百人排隊等候入場。

我很愛Placebo的頹廢和華麗,(最新大碟有點不同,沒以前般dark);Brian Molko的雌雄同體也引人入勝。他的樣子老了,少了妖媚,成熟得來依然漂亮。

即使與Brian如此近距離,我並不百分百enjoy這個show,原因只有一個,就是在場大部份觀眾都瘋了。在此聲明,這絕對是精彩絕倫的good show,以下純粹是場內見聞。

Brian一出場,所有後面的觀眾發狂湧上前,更推向左面,因為Brian就在台的左面,而我入場後是站在舞台右面位置。我不由自主地被前後左右的人推撞,更有人把手臂擱在我肩上拍DV(我也曾把手放在前面女子頭上拍照)。現場空調非常不足,我覺得透不過氣。更可怕的是,全場人都跟著音樂狂跳,汗流浹背,而現場可說是人貼著人,我完全感覺得到我每稍微活動,便碰到別人滲透臭汗的衣服。而旁邊的人每跳一下,那滿是汗水的手臂便摩擦我的手臂一下,我簡直覺得是前所未有的核突(嘔心的意思),我也相信自己比blue cheese更臭。我手上拿著相機,要把它放回袋子內當然不可能,因為根本沒有足夠空間移動,我只得把它掛在心口前。而被人推撞期間,我的相機無數次壓向心口,結果是今天早上發現心口瘀了一小片。幸好一早請假今天休養,不用上班。現在仍然周身骨痛,如同被喪屍毆打了一頓。While I couldn't take my eyes off Brian Molko,encore完畢一刻我有阿呢吉帝的感覺,那種擠迫程度絕對在Depeche Mode柏林演唱會之上(bearing in mind 柏林觀眾接近七萬,whereas Star Hall網頁聲稱可容納三千六百人,就算超賣也不足一萬人吧)。完場時地上有膠瓶、玻璃瓶和鞋子!也有人在尋找自己的人字拖!

還有的是,香港樂隊Mr.擔任這次演唱會暖場。我對這樂隊的認識是零,談不上喜不喜歡。看過演唱會後我覺得他們有幸當Placebo暖場是三生有幸。不過任何樂隊/藝人都須經過磨練,現場演出經驗有多重要,無需多說。我昨日就聽到場內有人說自己係仆街,對暖場絕不客氣,會大喝倒彩。Mr.一出場,此人便大叫“快D!快D!”,即叫Mr.快點唱罷離開。

很可笑。有那一隊大band未紅時沒當過別人的暖場?(Depeche Mode 初出道時都好像是Fad Gadget的opening act)香港搞音樂已經夠淒厲,這隊Mr.不過幾條0靚仔夾band搵兩餐(也不知他們是全職還是兼職夾band),即使高攀了Placebo,都不過是他們的接洽人成功爭取吧,用不著如此涼薄。暖場被觀眾殘酷對待時有所聞。現在出唱片恐怕只有蠅頭小利,開show才能賺錢,難得香港還有傻佬夾band,對他們友善一點吧。



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