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亂講、音樂、電影、攝影、旅遊、鸚鵡、貓頭鷹......
  • 344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說鬼說人

時光倒流,時為2002至2004年間。劉八(老餅)尚健在,但精神一天比一天差。不只是肉身的衰老退化,更是精神錯亂。幻覺、幻聽、語無倫次、變男聲、摸著虛幻的貓、剝著不存在的瓜子,to name but a few。而我在她有生之年,都從沒見過她剝瓜子。
 
工人阿四,和老餅同睡一房間,睡碌架床。一天晚上睡覺時,有不知名者跟她說話,臨走前還摸了她印堂一下。這是第二天早上她對我哭訴時說的。哭,是因為她被摸過的印堂凹了又黑了。這不知名者,不是我家中 任何一人,也不是賊,因為無失竊。阿四問我那是誰,我哭笑不得。可幸的是,印堂幾天後回復正常,沒有破相。
 
過了一段時間,老媽子說半夜在家中見到一陌生人,站在老餅牀邊。這人當然不是家人,亦非賊人。他是誰?當天我不在香港,一定不是我扮的。
 
漸漸,我們懷疑到底老餅是精神病,還是有鬼。
 
某日晚飯過後,老餅語無倫次格外嚴重,算是達到了頂峰。具體情況,我竟然想不起了。我只知,我當時不太經大腦地說了一句:「你搞佢做乜!你有報應架!」大意如此。就在這刻,我、李老母和工人阿四,三個人六隻眼一同看到鐵窗手柄砰的一聲,被大力推上,之後再又砰一聲向下跌回原位。
 
用圖比較易明。下圖是類似的舊式鐵窗。手柄用來扣緊窗門。無風無雨,本來向下的手柄何以自行上下移動各一次,還發出巨響?你問我,我不知道問誰,反正當時阿四說不出話來;而我,已癡撚左線,對著空氣罵道:「仆你個街!有種出黎隻揪!」說過此話,馬上後悔。代價是半夜後急得較剪腳也誓不去廁所。

 
疑神疑鬼,終非解決之道。我決定帶老餅看精神科。
 
靈異的部份現在才開始。
 
我們去到「西南北區精神科門診」。我把老餅的行為告訴醫生,問他老餅是否病了。那醫生陰陽怪氣地說:「你話有病又得!無病又得!」我忍住不發火,問道:「咩病?」此人繼續不陰不陽地說:「你話呢?」
 
Alzheimer's、Parkinson's、小腦萎縮、腦退化......病,總有個名堂。我問錯了甚麼?
 
仆街,你條發瘟癡線黃綠一世唔好有病。我當時是這麼想。
 
我帶著無限鄙視,離開醫院。
 
老餅病情越發嚴重,終於要住老人院。這些以前已寫過,不贅。

耐人尋味的是,老餅去老人院後,家中再沒跑出個神出鬼沒的陌生人。倒是有個老人院院友告訴阿四,她親眼看見晚上有陌生人(!)在老餅牀邊徘徊。

以上的事情,非我知識智慧所能理解,我也一於不求甚解。
 
看到新聞,有人照顧家中病患,心力交瘁,劈死病患再自殺的報導,我大約能理解兇手的心情。他過著衰過撞鬼的生活,沒有支援,沒有出路。

人比鬼恐怖,癡撚線的人更恐怖,癡撚線的黃綠最恐怖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